QQ说说_QQ说说大全_QQ空间说说_我爱悟网

恐怖故事之冥翼之中,天注定

来源:woaiwu.com  作者:恐怖故事大全  浏览次数:1693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   文/恐怖故事大全
  摘要:回魂夜,深沉而寂静,乌沉沉的云堆满了夜空,似乎预示着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。熟睡正酣的陈云忽然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寒意。又降温了。陈云迷迷糊糊地

  回魂

  夜,深沉而寂静,乌沉沉的云堆满了夜空,似乎预示着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。

  熟睡正酣的陈云忽然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寒意。

  “又降温了。”陈云迷迷糊糊地裹紧了身上的被子,可是,那寒气竞似无孔不入,居然穿透被子直袭陈云的身体。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奇寒,陈云打了个哆嗦,终于悠悠地睁开双眼,却顿时惊得险些心脏停跳。

  就在自己床前不到一尺远的地方,静静地悬浮着一个虚淡的身影,那身影穿着一件染血的白衫,阴森的长发盖住了整张脸,裸露在外的手脚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蛛网一般的血痕,正断断续续地滴落着殷红的鲜血。

  陈云吓得一动也不敢动,他想要叫喊,嗓子却像被无数丝线紧紧粘连,竟发不出任何声音。那骇人的鬼影幽幽地望着他,突然,它的嘴唇开始慢慢地开合,那节奏看起来就像是在对陈云说话,可陈云的耳边却依然是一片死寂。

  大脑中的某根神经似乎已经绷到了极限,陈云哆嗦着在冰冷的墙壁上摸索着,终于找到了那个救命的白色按钮。

  “咔哒”一声,寝室的灯射出了柔和的白光,瞬间,那可怕的鬼影和黑暗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,寂静的寝室中只有陈云急促的喘息声在空洞地回响着。

  “林军,醒醒!”陈云拼命地摇动着室友的身体。

  “干吗?半夜三更的!”林军含糊地回答着。

  “我刚才看见她了!”

  “谁?”林军皱眉。

  “何晓月!”陈云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  林军像被电了一下,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,一双眼睛瞪到了极限,不可思议地望着陈云。

  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并不奇怪,因为他知道何晓月是一个死人!-个星期前,她和男友李泽一起到郊外的一处密林中幽会,不料却双双遇害,尸体被残忍地剁成了碎末,凶手至今都没有找到。

  “她来找你千什么?”林军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。

  “不知道,不过她好像在对我说话。”

  “说什么?”林军的脸色已变得有些灰白。

  陈云轻轻摇了摇头,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,恐惧在这间沉寂的寝室中迅速地蔓延……

  凶灵何在

  当晚,陈云和林军开着灯对坐了一夜,不是不想睡,而是不敢。

  天刚蒙蒙亮,陈云便和林军一起离开了这间鬼气森森的寝室,二人在校外的豆浆摊上闷头喝着豆浆,每个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  “陈云,你没事吧?”林军忽然发现陈云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。

  “没事,就是有些冷。”

  “冷?”林军皱眉,他抬头看了看太阳,又看了看陈云身上那件厚厚的羽绒服,双眼流露出了c诧异之色。

  “冤魂缠身,阴盛阳衰,又岂会不冷。”一个低沉男声从身旁幽幽传来,二人忙回过头去,只见与自己隔着两张桌子的地方,正坐着一个带着蛤蟆镜的中年人。

  “师傅,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?”陈云疑惑地问道。

  恰巧豆浆摊的服务员上前给陈云掺豆浆,他瞄了一眼蛤蟆镜,鼻子里不屑地发出一声冷哼: “你别理他,那就是一个靠给人算命混饭吃的江湖骗子。”他声音很大,似乎是故意说给那名中年男子昕。

  中年男子推了推脸上的蛤蟆镜,似乎并不以为意,低下头若无其事地继续喝着豆浆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被冤魂缠身?”陈云疑惑地问道。

  “我看到了。”蛤蟆镜神秘地一笑,不待陈云追问便快步消失在了那尚未散尽的晨雾中,只剩下陈云和林军呆坐在原地面面相觑……

  “陈云,我查到了,鬼魂缠人一般只有三种情况,一是报仇,二是想传达信息,三是想请人帮自己完成某个心愿。”一番查询后,林军的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转向了陈云。

  “那何晓月来找我是属于那种情况?”

  “报仇肯定不会,她又不是你害死的,传达信息的可能性也不大,她和你没什么交情,所以,唯一的可能性是她想找你帮她完成某个心愿!”

  “我能帮她完成什么心愿?”陈云一脸的诧异。

  “我想,她很可能是想让你帮她找出杀死自己的凶手!”

  陈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“如果,我找不到凶手会怎样?”陈云幽幽地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,但我劝你最好别试。”林军一脸凝重。

  陈云低下头沉默不语,许久,发出了一声悲凉的叹息……

  亡者的指引

  求生的欲望让陈云立刻开始了调查工作,可仓促之下加上信息缺乏,一个下午过去,调查工作却是徒劳无功。时间无情的脚步却不会因此滞留,转眼,令人不安的黑夜便再度侵袭了二人所在的校园。

  陈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心乱如麻,他不知道到底该从哪儿开始寻找杀害何晓月的真凶,也不知道何晓月的鬼魂给自己的最后期限是多久,或许,她现在已站在背后向自己伸出了一双惨白的手臂……

  陈云打了个哆嗦,他告诉自己要镇静,不然,不用等何晓月的鬼魂下手,自己的精神就已先行崩溃。

  陈云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调整着呼吸。突然,黑暗中传来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异响,听起来就像是有人在用锐利的的东西刮着玻璃。

  陈云惊得汗毛倒竖,他忙向窗口望去,刹那间,他全身的血液几乎瞬间逆流!

  窗户上印出了一张苍白扭曲的人脸,那人眼神空洞,嘴角还缓缓流淌着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线,竟然是死去的李泽!

  李泽见陈云已注意到了自己,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掌幽幽地向陈云招了招手。“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陈云的呼喊声中已经带上了哭腔。

  李泽默默地注视着陈云,许久,他缓缓地抬起僵硬的手臂,用那三寸多长的黑色指甲在玻璃上写下了两个猩红的大字——报仇!

  陈云的身体如筛糠般颤抖个不停,他哆嗦地问道: “我也想帮你和何晓月报仇,可我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啊!”

  李泽轻轻点了点头,慢慢地在玻璃上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名字——高远!

  “难道是他?”陈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高远是陈云的校友,和室友林军的关系很铁,陈云只知道高远曾经也是何晓月的追求者,为此李泽和他没少发生争吵。难道,竟是高远妒火中烧,残忍地杀害了李泽和何晓月?

  陈云心中疑团顿生,可当他想要向李泽询问心中的疑惑时,窗外却只剩下了一片苍茫的夜色。

  “林军!”陈云轻声呼唤着室友,可一连叫了数声,回答他的却始终是一片令人不安的沉寂。一股不祥的预感迅速包围了陈云,他忙哆嗦着点亮了灯,冷汗,顿时浸透了他全身的衣衫——林军的床铺上竟然空空如也……

  寻凶

  陈云深吸了一口气,敲响了面前那扇紧闭的房门,林军彻夜未归,他只好一个人前往高远的寝室。

  门被打开了一道狭窄的缝隙,高远怯生生地探出了头。

  “怎么是你?”高远皱着眉头问道,陈云的出现显然不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  “怎么就不能是我,不做亏心事,还会怕鬼叫门吗?”陈云望着高远冷冷地说道。

  “我、我做什么亏心事了?”高远结结巴巴地为自己申辩着。

  陈云冷哼了一声,不顾高远的阻拦,强行推开了虚掩的房门。

  一股香烛的味道顿时扑面而来,光线昏暗的寝室角落,两支阴森的白蜡正幽幽地燃烧着,白蜡正前方摆着两张黑白照片,一男一女脸上的笑容在照片中永远定格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陈云一脚踹在高远的膝盖窝上,高远站立不稳, 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了遗照面前。

  “是你杀了他们对不对?”陈云一脸怒容,近乎咆哮般地吼道。

  “不是我!”高远歇斯底里地喊道,话音未落,一只拳头便已狠狠地砸在了他的下巴上,高远顿时一阵头晕眼花,一行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滑落。

  “还敢狡辩!不是你的话,用得着在寝室里面设灵堂吗?”陈云的双眼已是一片赤红。

  “你……”高远冲陈云怒目而视,他的手忽然捂住了胸口,五官痛苦地扭曲在了一起。他急促地呼吸着,颤抖着在衣服里一番摸索,取出了一只墨绿色的小瓷瓶,可还没来得及打开瓶盖,瓷瓶便被陈云一把夺过。

  陈云冷冷地看了看瓷瓶上“速效救心”几个字,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冷笑:“看来你也怕死啊?这样,咱们做笔交易,你要是如实坦白你的罪行,我就把这瓶药还给你,不然……”陈云将瓷瓶在手中掂了掂,作势便要往窗外扔去。

  “别!”高远的眼中流露出惧意,连忙伸手抓住了陈云的胳膊。

  “不想死就快说!”

  “他们真的不是我杀的!”高远无奈地叹了口气,幽幽地向陈云说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真相。

  “一个星期前,我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,让我去北郊的树林谈一谈,说会在那里对我和何晓月的感情彻底做一个了断!我给那个号码回消息说我一定会去,谁知,当天下午学校竟临时安排了一场考试,我抽身乏术,便找到一个朋友让他代替我去参加这场谈判。反正我是不会放弃何晓月的,找谁去谈都是一样。谁知那天晚上,我就听到了何晓月和李泽双双遇害的消息。”

  陈云眉头深锁,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,如果高远说的都是实话,他并没有前往参加那次谈判,李泽的鬼魂为什么会一口皎定他就是凶手昵?

  “你当时是找哪个朋友代替你去参加那场谈判的?”陈云问道。

  “是……”高远正欲回答,突然间却惊恐地瞪大了双眼,他望着陈云的背后,嗓子里发出嘶哑的呻吟,仿佛看到了什么无比可怕的事物。仅仅数秒,高远就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,捂着胸口停止了呼吸。

  一股寒意悄然爬上陈云的后背,他已隐隐感到在自己的背后出现了一些无法想象的事物,他咽了口唾沫,缓缓扭过了头。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我爱悟(woaiwu.com)是专业于qq说说,最好的qq说说、最全的qq伤感说说、qq说说心情短语、qq空间说说带图片,我爱悟网为您打造最全的qq说说大全QQ空间说说网站。技术支持:卓老师    ICP备案编号:苏ICP备12053910号-2